交通事故中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赔偿问题之探讨
2016-06-02

 

?xml:namespace>安岳县人民法院  杨慧

 

内容提要:

交强险运行机理是将事故损害通过保险分摊给社会公众,保障受害人得到赔偿、保护生命。不可否认,交强险对于受害第三人能够及时得到赔付,减轻其因交通事故带来的伤害起着尤为重要的作用,但我们也不能无原则、无例外的一律要求事故中的无责机动车均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本文采用实证分析法,以真实案例为基础,引用法院审判的实证案例,从适用现有的法律法规解决问题为主线,通过对案例的归纳总结和反复论证,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立法背景及目的,同时正确适用《侵权责任法》,深入探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无责机动车赔付的具体情形,以期进一步厘清关系,用科学的法律适用理论及方法解决责任分担及赔付问题,进而推动同类案件司法裁判结果的统一,给司法审判实务以借鉴,最大限度的达到各方法律主体利益的均衡,实现司法公平正义。全文共8593

 

以下正文:

引言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全面步入小康社会,机动车作为平常百姓的代步工具越来越普及。随着机动车数量的激增,由于我国道路交通安全基础设施明显滞后,公民道路交通安全意识淡薄,国民素质不高,自觉遵守交通规则的意识模糊,自律性差,导致我国机动车交通事故发生率不断上升。虽然我国也制定出台了一系列关于道路交通安全的法律法规,希望对促进道路交通安全、保障机动车交通事故受害人的合法权利发挥作用,给交通事故的受害者及其亲属带来了慰藉,但不得不承认仍有一些法律没有触及的地方,比如关于道路交通事故中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赔偿问题,本文将着眼于对此类争议进行分析解剖,以期对未来司法活动有所裨益。

一、问题的提出

(一)案例选取

案例一:向某与覃某、孙某、郭某、蒋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410061050分,覃某驾驶的川K*****号小型普通客车(A车)从某县某某镇建设街柠都广场地下停车场驶入建设街时,因操作不当导致汽车失控,与路边行人向某相刮撞后,又先后与孙某驾驶的川M*****号轿车(B车)、郭某停靠在路边停车位的川M*****号轻型专项作业车(C车)及蒋某驾驶的未登记的无证三轮摩托车(D车)相撞,造成向某受伤及四车受损。经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覃某驾驶机动车操作不当造成事故,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之规定,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向某、孙某、郭某、蒋某无交通违法及过错行为,不承担事故责任。覃某驾驶的川K*****号小型普通客车(A车)、孙某驾驶的川M*****号轿车(B车)、郭某停靠在路边停车位的川M*****号轻型专项作业车(C车)均购买了交强险,蒋某驾驶的未登记的无证三轮摩托车(D车)未购买交强险。在向某起诉覃某、孙某、郭某、蒋某及其投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一案中,原告方主张B车、C车、D车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损失。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发现有无责机动车未购买交强险,由此产生了对于交通事故中的无责机动车之交强险赔付问题存在重大争议,目前该案虽以调解结案,但相关法律适用问题的争议仍然存在。

?xml:namespace>

案例二:蒋晶红、时晓迟与杨飞、鹏腾运输公司、中国人财阿拉善盟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就纠纷案

20148101440分许,被告杨飞驾驶蒙M*****、蒙M*****挂号重型半挂牵引车(A车),沿京津高速由南向北行驶至121.1公里处时,因未按操作规范驾驶,其车辆前部与汪涛(案外人)驾驶的津H*****号(B车)福克斯小客车失控撞向道路中央隔离护栏,造成汪涛车内乘车人、原告蒋晶红、时晓迟受伤、双方车辆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被告杨飞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另查明,被告杨飞驾驶的事故车辆蒙M*****、蒙M*****挂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所有人为被告阿拉善经济开发区鹏腾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该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阿拉善盟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及主车额度保险为500000元,挂车保险额度为50000元的商业第三者额责任保险,并附加不计免赔特约条款,发生事故时,该车辆在保险期内。原告蒋晶红只将杨飞、阿拉善经济开发区鹏腾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阿拉善盟分公司列为被告,而并未将汪涛及其保险公司列为被告,而法院也未追加其为被告。法院经审理认为,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被告杨飞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案外人汪涛驾驶的津H*****号(B车)福克斯小客车在此次交通事故中不承担责任,且案外人汪涛驾驶的车辆与涉案的杨飞驾驶的蒙M*****、蒙M*****挂号重型半挂牵引车(A车)发生的碰撞系被动碰撞,且与本次事故的发生不具有因果联系,汪涛无责,故不应将汪涛列为被告,汪涛不承担责任。1据此判决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蒋晶红医疗费2478.5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赔偿金共计60000元,总计62478.54元;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阿拉善盟分公司在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蒋晶红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总结140600.52元。

(二)意见分歧

上述两例案例均涉及到两车或多车交通事故中,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赔偿问题。实务中对此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判案标准。

1.观点一:不应将所有涉案车辆的车主和投保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未投保交强险无责机动车不应适用无责赔付。其理由在于:交强险中的“无责赔付”实质上是无责机动车一方掏自己腰包为有责一方的错误买单,违背了法理,也违背了公众对保险分担风险,减轻自身损害赔偿的认识。在交通事故中,要认定法律责任(2),必然要有先前行为产生,也就是通俗所说的因果联系。在辨证主义因果论看来,要成立因果联系,必须要有客观现象的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不管是必然还是偶然。反之,既然不能列为共同被告,自然不应当在该案中承担无责赔偿责任。从另一方面看,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车辆,如果要承担无责赔付,并没有保险公司作为支撑,如果要求赔付则要无责车主自己承担,这样损害了无责车自身利益,有违公平正义。

2.观点二:应当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上的主体均列为被告,且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损失。其理由在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3)表明其立法宗旨侧重于对受害第三人的保护,让受害人能够依据法律法规规定,尽快得到赔偿,减少负面社会问题。另外,交强险本身的运行机理就是基于人道主义,保护生命的出发点,将事故损害通过保险分摊给社会公众,给予受害者最基本的保障。故而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上所有主体均列为被告,更有利于保障受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上述案件处理出现争议和分歧,除立法漏洞导致法律适用困难外,还在于法官对无责机动车交强险责任的理解适用不同。从理论上分析,这两种做法都显牵强,有违公平正义。

二、交通事故中无责机动车的具体情形及责任分析

在交通事故中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赔偿问题,并不能武断地说赔或者不赔,因为在众多交通事故中,不乏有存在多方受害人,并且在一起事故中,受害人与加害人由于具体情况的不同而相互转化的情形,从而导致了责任主体认定的复杂化。笔者认为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是否承担赔付责任,应当结合无责机动车在事故中具体情形进行具体分析。在此,笔者将立足我国法律,着重站在受害方作为原告的背景下,从无责机动车与受害方是否有直接或间接的接触,以及无责车辆是否处于运行状态等方面,讨论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车辆“赔”与“不赔”的情形,以期对司法实践有所裨益,最大限度地追求公平正义。

(一)涉及多辆机动车的交通事故中,部分车辆有责或全责,部分车辆无责,其中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任机动车与受害方有直接或者间接接触的情形

     A车高速行驶中将行人B撞飞,并致行人B撞上正常行使的C车、D车,酿成行人B受伤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认定,A车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行人B以及C车、D车无责,行人B作为受害方起诉。笔者认为,在此情形下,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应当在强制保险无责限额范围内承担对受害方的赔偿责任。

1.理由分析。第一,因果联系是判断交通事故中无责车辆是否承担交强险责任的前提条件。原因与结果是哲学上的一对范畴。在辩证唯物主义因果论看来就是客观现象引起与被引起的现象是结果。在机动车交通事故中我们首先应当判断无责机动车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直接的或者间接的因果联系,如果即不存在直接因果联系也不存在间接因果联系,则不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该案中,A车、C车、D车均与受害人B有直接接触。第二,A车、C车、D车共同造成受害人损害,A车、C车、D车与受害人损害之间有直接因果联系,所以,C车、D车应当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承担对受害人的赔偿责任。若C车、D车未投保交强险,C车、D车仍应当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对此责任构成,根据最高法编著的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可从以下方面进行界定:其一,该案中的无责机动车虽在主观上无过错,属于正常行使,但也对受害人的损害结果有直接因果联系,本身就应当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承担责任。其二,交强险本身就具有强制性,是国家要求机动车必须购买的强制保险,目的是为了保障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民商法实务答疑书中明确如果是应当投保交强险而未投保,则机动车一方按交强险责任限额对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即可(4)。其三,由于该案中的无责机动车未购买交强险,这种未购买交强险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就其自身而言就带有违法性,具有了过错,应当自觉承担因行政违法带来的负面影响,故而没有保险公司做支撑,赔偿责任自然应当落到无责机动车驾驶人(或车主)身上。

2.适用条件。当然,对于上述情形中无责机动车赔偿责任的认定,必须具备以下条件:一是机动车在“使用中”或者“运行中”;二是必须造成一定损害;三是机动车在事故中与受害方有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四是机动车事故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联系。

3.例外情形。在交通事故中,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与受害方虽有直接或间接接触,但若其未处于使用中或运行状态,而是处于静止状态且无其他过错的情况下,应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因为此情形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本身不具有高度危险性,受害方撞上无责机动车应属意外事件,对受害方的损失与无责机动车之间不具有因果联系。在此处还要引伸一个问题。处于静止状态的机动车是否无过错。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5)之规定,机动车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操作规范”都可以被认为是具有过错。该法第4条章第2节还规定了“机动车通行规定”,这些通行规则都是认定机动车过错的客观标准,一般情况下违反了这些规定都可以被认为是具有过错(6)。如果C车、D车静止状态下没有违规,即C车、D车停在停车线内,则C车、D车无责,不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如果C车、D车在不适合停车的位置停车,如在道路上临时停车,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等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则有过错,应当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二)涉及多辆机动车的交通事故中,部分车辆有责或全责,部分车辆无责,其中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任机动车与受害方无直接或者间接接触的情形

A车与行驶中的B车相撞后,A车又与正常行使的C车相撞, B车与C车无接触,造成B车人员受伤三车受损的事故,按交通事故责任划分,A车、B车负同等责任,C车无责,其中B车作为受害方起诉,C车未投保交强险。笔者认为,在此情形下,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机动车不应当在强制保险无责限额范围内承担对受害方的赔偿责任。其一,通常情形下,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如果车辆未直接或间接接触受害方,一般应认为该车辆与损害结果之间无因果关系。其二,对于受害方受损在前,C车受损在后,C车对于B车的受损没有先行行为。我国台湾地区的判例学说均采用统一的认定公式,即:无此行为,虽不必此损害,有此行为,通常即足生此种损害者,是为有因果关系。无此行为,必不生此损害,有此行为,通常以不生此种损害者,即无因果关系。(7)该案中,A车分别与B车、C车有直接接触,C车与B车未接触,C车与B车人员的损害结果无因果联系。根据相当因果关系理论,“若无,则不” (8),也就是说前提条件既然不存在,就不存在后续的损害赔偿。故而C车无责,不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承担对受害人的赔偿责任。

回顾笔者法院处理的案例一中情形,A车撞倒行人向某后,又与B车相刮,随后又与停靠在路边的C车、D车相碰,造成一人受伤,四车受损道路交通事故。根据交通事故责任划分,A车承担事故全部责任。笔者认为B车、C车、D车不应在交强险范围内对伤者向某承担无责赔偿责任。第一,原因参照前文关于因果联系的论述,行人向某的受伤与B车、C车、D车不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因果联系,向某受伤在前,B车、C车、D车受损在后,且B车、C车、D车处于静止状态,则B车、C车、D车不在交强险内对伤者向某承担无责赔付责任。

三、无责机动车赔偿责任的法律适用规则

在解决了上述责任划分问题后,我们再来看看对于无责车辆赔付问题的法律适用问题。

(一)交通事故中无责车辆诉讼主体的确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9)中明确阐明赔偿责任主体是指机动车一方、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及保险公司。但是否是适格的被告应当看具体情形,对于机动车交通事故中的无责机动车,一律要求其自身或者其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有责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有违现行法律法规规定,也有违公平正义。对于无责机动车之交强险责任,以笔者所在法院审理的民事案件为例,笔者认为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首先要查明是否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因果联系,确定适格的被告,无责车辆方与受害方存在直接或者间接的因果联系,则应当将无责车辆方作为适格的被告(若购买了交强险,其交强险所在的保险公司也应作为适格被告出庭应诉)。但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无责被告都要在交强险范围内承当无责赔偿责任(笔者在上文已经阐明理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可以看出我国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划分实行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和无过错责任原则相结合的归责原则,即区分了不同责任主体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之间实行无过错责任,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适用过错责任,而保险公司则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无过错责任。但应当注意的是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无过错责任与归责原则中所说的无过错责任具有本质不同,应当予以区别。故而,确定无责机动车在一起交通事故中是否应当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对于无过错的界定就变得尤为重要。

我国《交强险条例》第三条(10)明确了交强险承保的人员、赔偿范围以及赔偿的方式,表明了交强险具有强制性的,其强制性体现在对投保人投保及保险公司承保的强制性,还有赔偿限额的强制性。但这并不是说无责车辆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承担无责赔偿责任,这显然有违立法精神。

(二)法条解读明确未投保交强险车辆责任划分

1.《交强险》第一条明确阐明了其立法目的是为了保障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而不是让因机动车交通事故受损害之人都得到赔偿。

2.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11)、第二十条第三款(12)明确规定了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但笔者看来这是在确立了赔偿责任主体之后才考虑的问题,也就是说,只有确定了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车辆与此次交通事故存在因果联系(前文已说明,笔者不再赘述),受害人才能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要求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车辆承担赔偿责任。当然,在结合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以及第二十条第三款,确定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车辆承担赔偿责任时,也应当按照具体的情形分别进行处理。

1)在多车连环相撞事故中,如应当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无责赔偿责任的车辆部分购买了交强险,部分没有购买交强险。如果赔偿金额在购买交强险保险公司赔偿范围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五条(13)之规定,保险金具有经济补偿、资金融通和社会管理的功效,保险公司应当先行支付赔偿金。而后,根据(14)《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保险公司可以向未投保交强险的驾驶人(或车主)主张代位求偿权。

2)在多车连环相撞事故中,如应当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无责赔偿责任的车辆部分购买了交强险,部分没有购买交强险。购买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赔付金额不足以支付,应当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支付,不足部分由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车辆赔偿。其后,保险公司仍可就多支付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无责车辆追偿。

3)在多车连环相撞事故中,如应当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无责赔偿责任的车辆均未购买交强险,笔者认为在此法律关系中,各个未投保交强险的车辆是独立的主体,不存在连带责任,属于按份责任承担,故而应当由各个未购买交强险的车辆按份各自承担赔偿责任,而不能由某一个有支付能力的未购买交强险车辆先行支付,其后向其余人追偿。

四、完善交强险赔偿制度的思考

(一)区分有责无责具体情形。在具体的个案中,确定机动车一方(或其保险公司)是否应当在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并不是由交通警察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确定的,而是由机动车在交通事故中的法律责任划分决定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仅仅是一种行政责任,相对的责任的产生也只能是行政责任,故而划分有责与无责的法律标准的出台显得迫切重要。

(二)完善法律规定。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对无责机动车诉讼主体地位进行规定,遵循以无责机动车一方不参加诉讼为主,追加无责机动车一方参加诉讼为辅的原则,同时也可以发挥第三人诉讼地位的作用。

(三)改进工作运行机制。充分发挥法院审判职能作用,运用诉的合并,减少当事人诉累,节约司法成本。当下,许多法院对此做出了一系列改进,比如限定机动车交通事故的诉讼管辖权以侵权行为地为准;设立专门的道路交通事故庭专门处理交通事故案件,这样有利于法院合并审理。

(四)强化监管惩治力度。2006年交强险实施以来,交强险投保率呈逐年上升趋势,根据中国保监会提供的统计数字,2008年,机动车投保率为40.8%,汽车投保率为67.6%,到2011年,机动车投保率为50.6%,汽车投保率为81.1%(15)但仍有近一半机动车不投保交强险。所以在机动车交通事故频发的今天,为保障受害人的生命、健康权,让受害人能够很快地获得赔偿,迫切需要强化交强险的强制性,加强对于未投保交强险的监管和惩治力度。

(五)发挥保险公司责任。保险公司作为社会团体,应当发挥其作用,加强保险公司社会责任,效仿美国无过失汽车保险(16)的经验及启示,在追求公平正义的同时,保障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保障生命。

五、结语

经过上述一系列案例的分析和理论的探讨,笔者认为,在我国现有国情下,虽然我国正在努力完善道路交通方面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但我国的交强险制度仍然存在诸多有待法律的空白之处。正是由于这些法律的漏洞才会出现本文对于未投保交强险无责车辆赔偿问题的探讨。笔者在此提出自己的建议,希望可以有助于司法实践活动的开展,为我国法治进程增加一份助力。

 

(本文获全省法院系统第十八届学术讨论会优秀奖)

 




1 参见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丽民初字第1371号。

(2) 法律责任的认定和归结是指因违法行为、违约行为或法律规定而引起的法律责任,进行判断、认定、追究、归结以及减缓和免除的活动。

(3) 为了保障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促进道路交通安全。

(4) 高海鹏著《交通损害赔偿焦点.难点.指引》第六章,第281页,中国法制出版社。

(5)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

(6) 奚晓明、王利明主编:《侵权责任法新制度理解与适用》,人民出版社2010版,第21页。

(7) 《无责机动车之交强险赔付问题研究——以多车连环相撞交通事故为视角》,王学柳,硕士毕业论文

(8) 奚晓明、王利明主编:《侵权责任法裁判要旨与审判实务》,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347页。

(9) 《道交法》76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10) 《交强险条例》第3条,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

(11) 《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9条第1款,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12) 《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21条第3款,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其中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当事人请求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保险公司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或者侵权人行使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1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五条,保险人自收到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和有关证明、资料之日起六十日内,对其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数额不能确定的,应当根据已有证明和资料可以确定的数额先于支付;保险人最终确定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数额后,应当支付相应的差额。

(14)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15) 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201212月第1版,人民法院出版社

(16) 无过失汽车保险制度,指在不考虑过时的情况下,允许被保险人(受害人)从自己的保险公司获得自身损失补偿的汽车保险的相关法律法规及条款的总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