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语境下法官司法能力建设研究
2016-06-02

?xml:namespace>

    ——基于J市人民法院53名法官的调查分析

 

简阳市人民法院  吴国军 钟义硕 万静

 

论文提要:

    人民法院是国家审判机关,肩负着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和贯彻依法治国方略的职责使命。能否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行使国家审判权的人民法官是否具有与之相适应的司法能力和司法水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新形势下进一步加强人民法院队伍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以分类管理改革为基础推进正规化建设,以提升司法能力为核心推进专业化建设,以完善职业保障为重点推进职业化建设,其中,加强法院队伍的专业化建设是实现正规化建设的前提,也是实现职业化建设的基础。本文以实证分析、比较分析为主要方法,通过对笔者所在J市人民法院法官司法能力现状的梳理,以期总结出司法改革背景下法官司法能力、职业水平存在的不足,并有针对性地提出对策,以供经济欠发达地区基层法院决策参考。(全文共9953字)

 

主要创新观点

本文从实证的角度,对法官司法能力作深入剖析,以数据分析的方式对法官能力欠缺方面作阐述,并从建设专业化角度对法官队伍的建设提出建议,主要包括:

    1.培育职业精神,夯实司法能力建设的思想基础。包括强化思想政治建设、提高法官的理论素养和注重激发职业激情、提高法官的责任意识两方面。

    2.推进专业化建设,抓实司法能力建设的核心内容。包括加大高素质人才培养力度、抓实司法能力建设核心要素和以司法公开倒逼司法能力提升三个方面。

    3.强化队伍管理,完善司法能力建设的制度保障。包括稳步推进法院人员分类改革、健全完善法官业绩考评机制、严格廉政监督和坚持从严治警与从优待警相结合四个方面。

 

以下正文:

    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四中全会不断就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作出安排部署,明确提出要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加快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目的是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促进社会和谐,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总目标的实现。人民法院是国家审判机关,肩负着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和贯彻依法治国方略的职责使命。能否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行使国家审判权的人民法官是否具有与之相适应的司法能力和司法水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新形势下进一步加强人民法院队伍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以分类管理改革为基础推进正规化建设,以提升司法能力为核心推进专业化建设,以完善职业保障为重点推进职业化建设,其中,加强法院队伍的专业化建设是实现正规化建设的前提,也是实现职业化建设的基础。本文以实证分析、比较分析为主要方法,通过对笔者所在J市人民法院法官司法能力现状的梳理,以期总结出司法改革背景下法官司法能力、职业水平存在的不足,并有针对性地提出对策,以供经济欠发达地区基层法院决策参考。

    一、法官司法能力现状

法官的职业能力,是指法官正确适用法律妥善解决诉讼纷争的能力。这种能力有两个特征:一是正确适用法律,对法律的充分掌握和正确适用,这一特征使法官职业能力具有了法律上的正当性,也称为合法性;二是妥善解决纠纷,表现为解决矛盾的程序选择最优、裁判的法律(包括法律原则、政策、习惯的考虑以及与此相关的自由裁量)适用最优、裁判的可执行性最优、案件的社会效果最优等。[1]笔者认为,随着民主法治进程的推进和人民司法需求的提高,新形势尤其是司法改革语境下,一个合格的法官必须具备正确适用法律、充分驾驭庭审、裁判文书制作、组织协调沟通等四种能力。

(一)法律适用能力

实务中,正确认定案件事实是准确适用法律的前提,案件事实的认定来源于对证据的准确认定。故法律适用能力从广义来讲应体现为正确认定证据确认案件事实,把握立法精神,恰当运用法律作出准确裁决的能力,是法官最重要、最基础的能力。

随着近年来法官职业化建设的不断推进和办案责任追究力度的不断加大,法官严格依法裁判的意识不断增强,对法律条文尤其是常用法条的熟悉和掌握程度不断提高。从J市人民法院20132014年分别开展的裁判文书专项评查的结果看,法官在裁判文书中错引、漏引法条的次数和出现该类失误的人数均明显减少,在评查案件错误总次数和出错总人数中的比例分别降低了6.21%6.29%,裁判文书中的法条引用日趋准确、规范,法官对法律适用形式要件的重视程度明显提高。

?xml:namespace>

但是,法律适用是一个系统的、全面的过程,贯穿法官执法办案的始终,法官适用法律的水平直接体现为办案质量的高低。法官适用法律的整体水平不高已成为基层法院提升办案质量的一大瓶颈。主要表现为:

 一是法律适用不够严谨细致,案件瑕疵较多、质量不高。J市人民法院2014年案件质量专项评查的结果显示,被评查的50名法官承办的500件案件中,共出现各种瑕疵1174个,平均每人每件案件出现差错2.35个。随着公民法制意识的不断提升和新媒体时代的飞速发展,这些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瑕疵,不仅影响个案的审理质量,甚至会对司法公信造成影响。

二是适用程序法的能力不足,重实体、轻程序的现象普遍存在。在上述1174个案件瑕疵中,程序瑕疵达517次、涉及法官275人次,占案件评查瑕疵总次数和总人次的44.97%39.97%,且集中体现在当事人诉讼权利保障不到位、法律文书制作和卷宗材料装订不规范等方面。

错误类型

次数

人次

错误类型

次数

人次

送达回证

80

42

时间记录

16

10

证据收据

73

12

笔录制作

14

10

违反期限

63

34

受理时限

13

9

内容瑕疵

55

26

裁判文书

12

4

材料遗漏

53

41

传票存根

8

7

举证期限

32

14

内容填写

5

5

权利告知

27

21

装订排序

3

3

其他瑕疵

21

11

诉讼请求审查

2

1

诉状落款时间

16

8

合计

517

275

(程序错误类型统计表)

?xml:namespace>三是适用法律的整体效果不佳,简单认定事实、机械适用法律的情况时有发生。法官适用法律的能力决定案件审理的质量,在我国两审终审的诉讼制度下,案件发回重审和改判率的高低是衡量案件质量和法官适用法律能力的客观标准。课题组通过对该院2011年至2013年的47件改判案件中,因法律适用错误改判的案件达34件,占改判案件总数的72.34%。可见,法官准确适用法律的水平和效果亟待提升,并且已成为制约法院案件审理质量提高的一个重要因素。

 

          

 

 

 

 

     (二)庭审驾驭能力

公开开庭审理案件,是人民法院依法行使审判职能的基本形式,是程序公正最直观、最集中的体现。庭审驾驭能力是指法官主持、控制庭审的一种能力,是法官凭借健全的人格、公理的精神,扎实的法律知识,熟练运用程序规则,主持整个庭审过程,指挥和控制诉讼参与人依法行使诉讼权利和履行诉讼义务,以查明案件事实、分清是非责任、作出公正裁判的能力,是法官政治素质、业务素质、心理素质等综合素质在法庭上的集中反映。[2]

庭审是固定争点、查明事实和正确适用法律的基础,是诉讼活动的关键环节。但是,由于基层法院审理的主要是相对简单的一审民事、刑事、行政和执行案件,加之随着民事案件小额诉讼程序、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审理机制的施行,在提高案件审理效率的同时,案件审理程序一再简化,法官对庭审规范性的重视程度逐渐淡化,部分年轻法官甚至不清楚一个完整规范的庭审过程,案件开庭审理的形式化倾向凸显。J市人民法院2014年案件质量专项评查发现的庭审类瑕疵300个,涉及法官167人次,占瑕疵总数和出错总人数的25.55%24.27%2014年对34件案件开展的庭审评查中,发现瑕疵97个,其中庭审程序问题51个、庭审技巧问题31个、庭审形象问题15个。反映出的主要问题有:

1.庭审程序不完整。法官适用简易程序时,往往随意简化庭审程序,主要表现为书记员未宣布庭审纪律、再次开庭时未对前几次庭审情况作说明、法槌使用不规范等,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庭审的规范性和严肃性。此类瑕疵在庭审瑕疵中的占比为19%

2.庭审技巧较欠缺。主要体现为法官组织举证质证、控制庭审节奏和维护庭审秩序的能力相对不足,有的法官法庭调查结束后没有进行小结就进入法庭辩论,庭审中对辩论焦点的提炼、引导不够,有时为提高庭审效率限制当事人的辩论时间,同时当庭认证不够准确、大胆、及时,对违反法庭纪律的现象不能及时严厉制止,庭审查明案件事实、吸收当事人情绪等重要作用未能得到有效发挥。此类瑕疵在庭审瑕疵中的占比为31.96%

3.庭审礼仪不规范。主要体现为法官或书记员着装不规范,存在徽章佩戴歪斜、制服混穿等现象;言行举止不严肃,坐姿不端正、精神不集中、审判人员之间小声交谈等现象,有损法官公正中立的司法形象。此类瑕疵在庭审瑕疵中的占比为15.46%

(三)文书制作能力

裁判文书作为司法审判活动的最终产品,要反映案件的诉讼过程、当事人的诉辩内容以及法院的裁判结果,不仅是人民法院向社会展示公平正义的载体,也体现了一个法院的管理水平。正如学者宋冰所言:司法判决的任务是向整个社会解释、说明该判决是根据原则作出的好的判决,并说服整个社会,使公众满意。法院说的以及它怎样说的同法院的判决结果一样重要。[3]因此,一份优秀的裁判文书,除了具备格式规范、要素齐全、布局合理等形式要件外,最重要、最关键的是要有论证严密、充分的判决说理。在相当程度上,裁判文书说理情况既是展现司法改革举措的重要窗口,也是检验司法改革成效的主要标准。但是,当前,法官裁判文书制作能力欠佳,裁判文书质量不高,主要体现在:

1.法官责任心不强,裁判文书瑕疵多。J市法院裁判文书专项评查结果显示,被评查的251份裁判文书中,共出现各类瑕疵741个,平均每份文书存在瑕疵近3个。其中,技术规范性错误达345次,占瑕疵总数的45.34%,主要体现为标点符号使用不当、错字漏字多、语法错误、盖章不规范等。

2.法官综合素质不高,裁判文书说理弱。说理是裁判的灵魂,是构建于案件事实和判决结果之间的桥梁,也是让法律充满生命与活力的途径。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主任贺小荣曾指出:裁判文书高度格式化的直接后果就是法官说理的机械拼凑。[4]实务中,大多数法官机械套用文书样式,主要表现有:一是对证据是否具有证明力即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能否证明其主张、有多大的证明力、证据间如何相互印证、证据不予以采信的理由没有进行分析;二是对当事人提出的观点和主张态度也不鲜明,诉辩部分未作规范归纳;三是论证习惯于使用套话、空话,理由表述公式化、概述化的现象较为严重,难以得到当事人或者社会的认可和信服。

(四)统筹协调能力

随着法院司法改革试点工作的逐渐铺开,审判长、主审法官或合议庭责任制为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审判长(主审法官)作为一个审判团队的核心,除了必须具备过硬的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外,还必须具备较强的统筹协调能力,指挥、带领整个审判团队完成案件审理任务,并切实承担起案件质量责任。然而,从实际情况看,长期在审判一线工作的法官,难免产生个人中心主义的思维定势,在统筹、组织、协调等方面能力欠佳。

1.从审判组织内部看,主审法官与合议庭成员、书记员的配合不到位。首先,审判组织内任务分工不合理,调解、送达、庭前证据交换等事务性工作存在交叉,随意性较大,人员忙闲不均的现象比较普遍,工作中时常发生疏漏;其次,合议庭成员尤其是陪审员案件审理的参与度不高,发表意见不充分,有的仅在合议时附和审判长或承办法官的意见;第三,法官与书记员的配合不到位,尤其是庭审笔录、卷宗材料的质量不高,庭审程序反映不完整、焦点不突出,J市法院庭审评查发现的300个问题中,笔录瑕疵达205个,占68.33%

2.从上下级审判组织看,审委会与合议庭的互动不够。合议庭或独任法官一般仅在有必须提交审委会讨论的案件或对具体个案存在意见分歧时,将案件提交审委会讨论并按审委会决议作出裁判外,对审委会作出决议的原因缺乏深入思考、对案件裁判效果的跟踪反馈不够,对新型案件、类型化案件的审理经验汇报较少,以致审委会在总结经验、指导实践、开展宏观调查研究等方面的作用显得尤为不足。

3.从法院外部的关系看,法官应对复杂局面、处理各方关系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在现行的司法体制和社会环境下,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还面临一定的压力,一方面,对干预司法、过问案件的行为缺乏有效的应对技巧,极易造成工作上的被动;另一方面,审理社会关注的案件时,缺乏正面宣传的意识和引导舆论的能力,指导、调动人民调解、行政调解组织化解矛盾纠纷的作用不够明显,案件审理的效果受到一定影响和制约。

二、制约法官司法能力水平的原因

        当前基层法院法官综合素质不高、司法能力不强,是长期以来历史、政治、社会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不少学者、法院同仁分别从法官队伍的来源、学历等组成结构上作了深入分析。笔者较为赞成朱苏力教授的观点,即基层法院在纠纷化解规则之治的矛盾境况下,军转干部、法学科班生、地方干部等不同身份并不必然导致司法能力、办案效果的差异。[5]而司法的地方化、行政化以及体制机制性问题,则需要司法改革的顶层设计予以考虑。故此,笔者仅就法官主观意识、法院管理模式以及社会环境影响三个方面对当前法官司法能力不佳的原因进行分析。

(一)法官主观意识层面

课题组在调研过程中,对全院53名法官开展了问卷调查。调查结果出现四组数据值得深思。

其一:参与问卷调查的53名法官,对自我司法能力的评价高于对全院法官司法能力的整体评价。

其二:调查结果显示,J市法院法官司法能力中,裁判文书制作能力最弱。但是参与问卷调查的53名法官,对自己裁判文书的满意度比其自身裁判文书制作水平的好评度高7.5个百分点。

其三:法官单项能力高低的排序,客观评查结果与法官的主观判断完全相反。J市法院专项评查结果看,该院法官司法能力由弱到强分别是:法律适用能力、庭审驾驭能力和文书制作能力;从课题组问卷调查结果看,该院法官对其司法能力的主观评价由弱到强分别是:文书制作能力、庭审驾驭能力和适用法律能力。

其四,与综合部门、机关业务庭的法官相比,人民法庭的法官对自身司法能力明显信心不足,在表示对自己独立审判并单独签发法律文书不够自信的法官中,综合部门的法官为11.11%、机关业务庭为33.33%、人民法庭为43.48%

上述四组数据,一定程度上说明,当前基层法院的法官司法能力整体不高,至少有三个方面的主观原因。

1. 缺乏深厚的人文素养,辩证思维不强。基层法院的法官中,许多人缺乏对人文社会科学、历史政治哲学知识的涉猎,没有形成科学的人生观和历史观。从微观层面讲,审理案件缺乏开阔的视野,分析案情容易主观臆断,不能够从法律、社会、政治、世俗等不同的角度分析复杂案件,以致审理质效不高;从中观层面讲,不能辩证、客观地认识自身在法官队伍中的定位,体现为固步自封、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从宏观层面讲,不能准确把握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对法官职业提出的新要求,缺乏自我提升、自我完善的进取意识,以致能力提升不大。

2.缺乏坚定的法律信仰,敬业精神不强。伴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日益深入,受各种文化思潮、价值观念的冲击和某些腐朽落后的生活方式的侵蚀,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部分法官法律信仰逐渐淡化,仅把法官这一职业作为谋生的手段,而不是一项崇高的事业,在工作上不求上进、信奉结案了事,以致学习无动力、工作不认真、能力无提升。J市法院专项评查发现的瑕疵中,因工作态度不严谨出现的技术操作性失误达562次,占瑕疵总数的47.87%

3.缺乏明确的职业期待,进取意识不强。所谓职业期待,是指职业主体通过其职责履行谋求个人发展和利益增长的现实可能性。现任基层法官在45岁以上的,通常在法院的发展已基本定型,经验已足以让他们应付绝大多数案件,于是继续钻研法律的热情不高,工作上有求稳心理,更多的是考虑自己的职级问题,以及在现有职位上多建立一些潜在可资利用的社会关系;45岁以下的基层法官在法律知识、审判业务和发展前途上都还处于竞争时期,多少都有在现有职位上继续进步的考虑。从我院法官的年龄结构看,45岁以上的52人,占法官总人数的61.18%,是故要激发法官队伍的整体活力和能动性相对较为困难。

(二)法院内部管理层面

1.缺乏系统的法官职业发展(培养)规划。职业规划,就是对职业生涯乃至人生进行持续的系统的计划的过程,一个完整的职业规划由职业定位、目标设定和通道设计三个要素构成。[6]当前,职业规划已不再是个人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计划,已被广泛地应用于现代人力资源管理范畴,企业通过为不同岗位的职工设定职业发展规划,员工能够充分预见到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获取的发展空间,从而致力于向职业发展的远期目标奋斗。就法院而言,缺少对人力资源开发的整体规划,一方面对现有队伍的基本情况掌握不精确,对在职干警内在潜力的挖掘上缺乏针对性,对紧缺人才的培养和招录也缺乏方向性,队伍的整体活力未能得到充分激发;另一方面,在基层法院法官职业保障机制不到位、付出与收获不完全相当的情况,由于缺乏职业长期发展的科学指引,在职干警往往找不到奋斗目标和努力方向,难以安心留在基层法院工作,以致人才流失现象较为突出。

2.队伍建设的配套机制落实不到位。实事求是地说,虽然法院没有制定系统的人才培养总体规划,但在操作层面仍然建立了法官专业化建设的关键、核心制度,比如教育培训机制、绩效考评机制、选拔任用机制以及责任追究机制等。由于队伍建设的制度体系过于庞杂,既有上级法院的指导性文件,又有组织部门的相关规定,加之不同制度制定的时间跨度较大,制度之间不协调、甚至冲突的情况比较常见。实务中,这些制度的执行情况并不如人意。首先,履行上述相关制度起草、修订、执行、解释职责的政工部门,由于人员调整频繁、管理意识不足等原因的影响,要完全消化、准确解读实非易事,客观上造成了相关制度或政策的宣传解释和贯彻执行不到位。其次,在科层制管理的法院系统内部,中层干部对法官素质能力的培养、锻炼负有直接责任,但是在重业务、轻管理的现状下,中层干部主要精力放在带头办案上,一岗双责履行并不到位,纵容了法官减低自我要求的标准。

3.教育培训的针对性、吸引力不强。基层法官也非常希望能与法学院校的学者交流,也希望资深的高级法官能够对他们的审判工作进行指导,但这些都只是良好的愿望,我们目前缺乏一种学术界与基层法院的互动的渠道,这种缺失使得基层法院法官的素质并不能有很大的提高。另一方面也使得学术界对基层法官的工作状态、司法经验没有一个很好的了解,而可能会影响到决策的失误。

    (三)社会环境层面

1.农村社会习惯于传统的纠纷解决模式。朱苏力教授说过:“司法不是一种纯粹理性的活动,而是一种实践理性的活动。中国基层法院的首要特点就是要办成事’” [7]由于农村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欠发达,人民法制意识和用法水平还不高,无法正确理解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之间的差异,法官严格按照司法程序和证据规则作出的裁决,常常得不到当事人的理解和认同。因此,中立、平等、公正、独立、民主、高效、公开等现代司法理念要在基层审判实践中得到真正确立和落实需要经历漫长的阶段。基层法官在长期司法实践中形成的经验和模式有其存在的社会基础和现实需要,在化解矛盾纠纷上确实发挥了极大作用。农村社会作为基层法院司法的对象,决定了基层法院不能采用单一的坐堂问案的工作模式,仍然要以人民群众易于接受的方式化解纠纷,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法官精进业务技能的压力。

2.社会对法院的期待值过高。随着经济和法治建设水平的不断推进,社会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新情况、新类型案件不断发生,社会对审判工作指引社会规则、维持社会秩序的期待不断增强,审判工作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而基层法院部分法官由于缺乏现代司法理念的指引,没有及时更新专业知识,无法在矛盾化解规则之治的矛盾中找到平衡,法官素质、审判效果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的需求存在一定差距。

三、加强法官司法能力建设的对策建议

        客观的说,在评价基层法院法官的司法能力之前,必须要承认基层法官与上面各级法院法官之间、不同地区的基层法官之间、同一基层法院不同年龄、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程度的法官之间,素质上都存在客观差异性,这决定了我们不能只从主观愿望出发来设定基层法官的职业素质目标,也不能简单地用大一统的标准来评价基层法官的素质,而应当在各种客观差异之间的线索中寻觅这种差异生成的细节缘由,找到其现实存在和发展的合理土壤,以使基层法官的专业化建设和司法改革能沿着一条现实可行的轨道健康、稳步地向前推进。

    (一)培育职业精神,夯实司法能力建设的思想基础

司法理念是司法能力的思想基础,影响和决定司法能力建设的水平和方向。

1.强化思想政治建设,提高法官的理论素养。一是要组织广大干警系统地学习领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一步加深对这一理论体系的领会把握,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二是要深化对党的十八大、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法治建设重要论述的理解,系统地学习领会和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坚定法官的职业信念。三是要强化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和政法干警核心价值观教育,坚决抵制各种错误法律思想的影响,使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真正成为广大干警的思想准则和行动指南。四是要教育引导广大干警牢固树立司法为民的宗旨观念,时时处处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五是要继续坚持以党建带队建促审判总体工作思路,抓好党性教育,提升思想教育效果。

2.注重激发职业激情,提高法官的责任意识。一是要大力加强法院文化建设,以人文感悟、美学情感的交流与启迪,培养法官积极进取、乐观和谐、追求公正的阳光心态,最大限度地激发内生动力。二是注重先进典型的示范作用,扎实开展各种岗位练兵和业务竞赛活动,加大对邹碧华、郭兴利等先进典型的宣传力度。三是注重激发法官内心深处对公平正义的原始感动,通过举办演讲比赛、在院刊设置专栏等形式,组织不同年龄、不同审判岗位的法官与大家分享其办案生涯中最感动的瞬间或最遗憾的经历,重燃对法官职业的追求和信仰。

(二)推进专业化建设,抓实司法能力建设的核心内容

1.加大高素质人才培养力度。一是积极探索院校合作的有效途径,与高校建立双向培训交流机制,通过定期邀请知名专家学者来院举办专题讲座、聘请高校教师担任副院长,积极选派干警参加全国或全省的高端理论与实务研讨会等形式,强化对前沿法学理论、新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学习,不断优化知识结构,丰富知识储备,更新司法理念,增强公正司法的本领。二是要着眼于提高法官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进一步建立健全与法官选任制度、人员分类改革相配套的法官职业培训体系,制订切实可行的计划或方案,严格落实培训措施,提高法官的综合业务素质和司法能力,以使现有法官更快地适应三化建设的要求。

2. 抓实司法能力建设核心要素。一是创新业务培训载体和方式,鉴于当前一部分法官尚未充分意识到自身与发达地区法官在能力素质上存在的差距,也不完全明确高素质法官的标准,可通过集中观看全国优秀庭审视频、学习全国甚至其他国家裁判文书等,让法官真正意识到现代司法的核心内容,提高进一步增强自身能力素质的动力。二是坚持重心下沉,强化人民法庭规范化管理和法官素质培养力度,通过轮岗交流、挂职锻炼、结合法庭工作实际开展专项培训等形式,进一步强化人民法庭干警的司法能力,提高其履职信心,从而全面提高基层法院法官的司法能力水平。三是注重实践锻炼,大力培养复合型人才。坚持年轻干警到基层法庭、诉讼服务中心、信访接待窗口锻炼制度,加大与组织部门的衔接力度,选派法官跨部门、系统挂职学习任职,与金融机构、职业院校等合作建立院外培训基地,提升从法律视角和社会视角两个层面依法办案的能力。

3.以司法公开倒逼司法能力提升。加快建设三大公开平台,推行立案、审判、执行等八项公开机制,充分发挥执行指挥中心、科技法庭的作用,力争庭审同步录音录像,实现法官办案全程留痕,促使法官自加压力,不断提升庭审驾驭和裁判能力。自觉接受市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和政协民主监督,邀请代表、委员、执法监督员见证审判执行、参与案件评查,及时发现问题,有效进行整改,将外部监督转变为提升司法能力的内在动力。

(三)强化队伍管理,完善司法能力建设的制度保障

1.稳步推进法院人员分类改革。要按照司法改革的总体要求,研究制定法官、司法辅助人员、行政人员分级分类管理的措施,积极向试点法院学习改革经验,建立健全法官准入、选任和退出机制,为将来推行法官员额和法官助理制度打好基础。

2.健全完善法官业绩考评机制。坚持以能力、水平决定地位、待遇,立足法官工作职责和岗位特点,细化考核标准、量化考核目标,进一步健全完善法官业绩考评机制和科学的案件评查制度,建立法官执法业绩档案,做到考核有依据、评价有标准、努力有方向,促使干警在不断提升业务能力上下功夫。

3.严格廉政监督,提升法官拒腐防变能力。扎实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强化刚性约束和问责机制,加大审务督察、作风巡查和专项评查力度,业内强化对审判执行权的全程监督和廉政风险防控,业外引导干警管好自己的生活圈、社交圈、娱乐圈,自觉规范与当事人、律师的接触与交往,坚持办案原则,坚守法律底线。

4.要坚持从严治警与从优待警相结合,通过适时举办心理健康讲座,开展个别辅导等形式,及时疏导干警心理压力和工作压力,消除精神亚健康状态;要用好用足政策规定,通过举办文体活动,开展慰问帮扶等形式,帮助干警劳逸结合、释放压力、打消顾虑,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打铁还需自身硬,事业成败,关键在人。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必须有一支高素质法官队伍。司法能力的提高是一个需要经过反复实践,不断深化认识、不断更新观念、不断积累经验的过程。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人民法院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立足本地区的工作全局、司法环境和队伍的实际情况,从本法院司法能力和司法水平的现状和基础出发,准确把握司法能力的主要方面和薄弱环节,科学地确定工作重点和实现途径,才能推动推动司法能力的全面提高,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有力的组织保障和人才支持! 

 

(本文获全省法院系统第十八届学术讨论会优秀奖)





[1]夏敏:《基层法官职业素质现状探析——司法改革基础问题研究之一》,载于http://www.chinalawinfo.com/News/NewsFullText.aspx?NewsId=638252015327访问。?xml:namespace>

[2]黎兴中:《如何提高法官庭审驾驭的能力》,载于http://jzzy.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12872015216访问。

[3]宋冰:《程序、正义与现代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307页。

[4]《关注法院司法改革:判决书千案一面应该如何变脸》,

载于http://news.sina.com.cn/o/2005-08-16/11306704111s.shtml2015212访问。

[5]朱苏力:《基层法院法官专业化问题——现状、成因与出路》,载于《比较法研究》,2000年第3期。

[6] 职业生涯规划:《百度百科词条》http://baike.baidu.com/link?url=BWFkXFw9O61K7MVD7qfTNdoVD1NCe-i-BApIxT9r...2015212访问。

[7] 朱苏力:《基层法院法官专业化问题——现状、成因与出路》,载《比较法研究》,2000年第3期。

栏目: